教师资讯网 - 最专业的教师服务平台
老师QQ交流群 | | 关于我们

热门搜索:     

教师资讯网 > 教师资讯 > 教研课改 >

OECD 和 PISA 正毁了全球教育

编辑:张晓宇
标签:
|

  尊敬的施莱克尔(Schleicher)博士,
 
  我们给您写这份信,是因为现时您正主管经合组织(OECD)的国际学生评估(PISA)项目。PISA测验现在已经进入到第13个年头,业已成为一个世界知名的对OECD和非OECD国家(最近的计算显示,已经超过60国)15岁学生在数学,科学,和阅读方面的成就进行测量和排名的工具。现在,政府,教育部长和报纸的编辑委员会都在热切地等待每三年一次的结果。这些结果也在无数的政策报告中被当做权威加以引用。PISA的结果已经开始严重地影响到许多国家的教育实践。许多国家正在改革其教育制度,希望提高自身在PISA测验中的排名。而在许多国家,由于在PISA测验中表现不佳,宣称出现了危机并正承受“PISA冲击”——要求有关人员下台,进行深远改革的呼声不绝于耳。
 
  坦率地说,我们非常担心PISA排名的负面影响,并尤为关注如下几点:
 
  ·在很多国家,标准化测试已经被使用了数十年(尽管针对标准化测试信度和效度的质疑一直不绝于耳)。但PISA的推广则从真正意义上推动了类似测试的升级,并大大增加了不同国家对量化测验的依赖。例如,在美国,PISA成为该国制定最近的教育政策“力争上游”(RacetotheTop)计划的主要理由。人们日益依赖标准化测验对学生,教师和管理人员进行评估,对学生和他们进行排名和贴标签——尽管大家都知道,这些标准化测试并不完美(例如,芬兰从PISA排名最高位跌下来,但这一情况却得不到有效解释)。
 
  ·PISA以三年为一评估周期,在教育政策方面,它已经导致许多国家将注意力转移到短期的提升该国排名的方案。但研究却一直表明,教育实践的持久变化需要几十年——而不是几年的时间——来衡量结果。例如,我们知道,教师的地位和职业声望对教学质量有很大的影响,而他们的地位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差异又很大,且不容易受到短期政策的影响。
 
  ·PISA仅强调教育中少数的可测量的方面。它很容易让我们忽视那些不太可测量或不可测量的教育目标,例如身体的发展,道德的发展,公民意识和艺术能力的发展。这很容易让我们窄化对教育是什么和应该怎么样的理解。
 
  ·作为关注经济发展的组织,经合组织(OECD)的关注点自然是公立学校的经济作用。但是,为年轻的男性和女性为有报酬的就业做好准备却不是公立教育唯一的(甚至主要)目标。公立教育应当致力于为学生做好准备,让他们能够参与民主自治与道德实践,实现个人发展和成长,拥有一个有福祉的生活。
 
  ·联合国的下属组织(如教科文组织或儿童发展基金会),在改善全世界范围内的教育和儿童生活质量方面有着明确和合法的职责,但经合组织却没有。它也没有有效地民主参与教育决策过程的机制。
 
  ·为了开展PISA及一系列后续服务工作,经合组织采用的是“公—私伙伴关系”策略,并与跨国的营利型公司建立了联盟。这些公司从任何由PISA所揭示的所谓的“不足”中盈利。其中一些公司向美国的学校和学区提供教育服务,同时还计划在非洲开发营利性小学——经合组织目前正计划在非洲推广PISA。
 
  ·最后,也最重要的是:这个所谓的PISA强权,在全球开展的连续且循环的测验正在危及我们的孩子、榨干我们的教室。因为它不可避免地带来了更长时间的机械训练——放在多项选择题上,放在更多的课程脚本上(设计好的课程,还有随着而来的教师的自主权的降低)。这样来讲,PISA势必提升学校本已很高的压力,危及学生和教师的福祉。
 
  所有这些发展趋势与我们公认的那些良好的教育和民主实践原则都存在明显的冲突:
 
  ·任何改革,其后果都不应当以一个狭窄的标准加以衡量。
 
  ·任何改革,都不应忽视非教育因素的重要作用(比方说,国家的社会与经济不平等状况)。在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过去的15年当中,不平等状况急剧提升。这些都能够解释贫国与富国之间的教育差距。而无论教育改革方案多么复杂精密,都无法改变这一状况。
 
  ·像经合组织这类组织,和那些同样深刻影响我们生活的任何组织一样,都应该实施民主问责制。
 
  当然,我们不是只一味抱怨。我们也愿意提出建设性的想法和建议,以帮助缓解上述问题。虽然我们的想法并不完善但应该能够有助于揭示学习可以在没有上述负面影响的情况下获得提升:
 
  1.开发替代方案,探索更有意义,不那么耸人听闻的方式汇报评估结果。直接将发展中国家(在某些国家,15岁儿童早早就已经进入劳动力市场)和第一世界国家进行比较,无论是从教育上还是从政治上来讲,都没有意义,只会让经合组织让人诟病为教育殖民主义的阵地。
 
  2.为相关人士和研究方提供资助和参与空间。迄今为止,就如何在国际范围内评估学习,最最有发言权的是心理测量专家,统计学家和经济学家。当然,他们理应有发言权。但是,其他人员,例如:父母,教育家,管理人员,社区领袖,学生,以及不同学科(如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哲学,语言学,以及艺术和人文学科)的学者,都应当有发言权。在如何组织对15岁的学生的教育情况进行评估这件事上,地方,国家和国际层面上的所有这些群体都有权参与讨论。
 
  3.国家和国际组织应重视制定评估方法和标准,对教育的其他方面(要超越认识,非仅仅对公立教育的经济维度开展测量),例如学生和教师的健康,发展,福祉和幸福开展评估。联合国组织,以及教师,家长和管理人员协会等都对此有所重视。
 
  4.公布管理PISA的直接和间接成本,以便成员国的纳税人可以衡量用于这些测试的数百万美元是否可以有其他用法,并确定他们是否希望继续参与。
 
  5.欢迎独立的国际监督小组监督PISA的运作。让这些监督小组从概念到执行等不同的阶段观察PISA的管理情况。这样,由于测验格式,统计和评分程序等方面的问题所带来的质疑——例如偏见和不公平的比较,就可以得到有效平衡。
 
  6.详细说明私人营利性质的公司在准备、执行和贯彻三年一周期的评估中的作用,以避免利益冲突的出现。
 
  7.调整测验周期,放慢速度。争取时间在地方、国家和国际层面讨论遇到的问题,可以考虑跳过下一个周期的测验。这将有助于争取时间在新的和改进的评估模式中融入新的意见。
 
  我们假定,经合组织的PISA专家有改善教育的真诚愿望。但我们的确无法理解你们的组织如何就成了一个专制主义者——为全球专断何为教育的手段,何又为教育的目的。经合组织对标准化测试的狭隘的关注,有可能将学习变成苦难,扼杀学习的乐趣。PISA业已导致许多政府为了获得更高的考试分数而展开竞争,经合组织也自认有了塑造世界各地教育政策的力量,对于自身目标的必要性或局限性没有过任何辩论。我们深为关切的是,使用一个单一、狭隘、有偏见的尺度衡量各种各样的教育传统和文化,只会最终对我们的学校和学生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
 
  此致

分享到:

喜欢
没劲
分享到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随时随地查看教师资讯

教师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2018